• 抱怨持续了一阵,老友见了大半,生活依旧going on。上海的冬季,暖洋洋的,舒坦。神思恍惚中,机械的又出现在公交车站,等我每日要做的蓝色大铁皮车,颜色蓝的让人厌恶....车站站满了人,肯定是哪里堵车了,一定是某位司机抢道,发生剐蹭,隧道抛锚,一连串的古怪念头一下都泛上来了,原本由于咽炎已经晕眩的精神,又萎靡了不少。继续听着我的One Republic, "I dun belong to anyone else, no body belongs to me..."慵懒的回响着。 车来了,惊悚的一幕出...
  • 2008-06-08

    外白渡桥

    外白渡桥

    ICS频道里正在讲述外白渡桥修复工程的故事,作为上海地标之一的外白渡桥,深深的烙印在每一个上海人的心底。每一段历史风云的背景上,似乎都会出现外白渡桥的身影,靠到记录片里拿着相机,怀着虔诚的心态,站在外滩公园,遥拍外白渡桥修复工程之前,母亲桥最后一瞬的人们,突然想要记录一些文字。

    在外白渡桥修复工程开始的前一夜,我和静手牵手,从上面缓缓的走过,没有计划,没有目的,只是很随意的缓缓的从上面散布走过,原因只是简单的打不到车,时候才知道,原来这是这段百年历史打上逗号之前的最后一晚,难怪...

  • 2008-06-08

    端午

    端午  

    绵绵细长的古琴曲,悠扬的铺撒在我寄居的一室小屋,这是今天中午打开电视的第一个正反馈,今天是端午,一个被我们忽视了很久的日子,小时候,每逢这个日子,外婆和奶奶总会为我准备好一个白煮蛋,不是用来吃,而是用来挂在脖子上,说是这样可以辟邪,记得门口会挂满艾草,除此之外,对端午似乎一直没有什么印象了。上学的时候,知道了这个日子是人们为了纪念“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”屈原而设立的。其实这只是后人为了对他表示纪念而硬把这笔账记到了他头上而已,每个地方都有关于端午的故事,吴人认为是为了纪念伍子胥...

  • 2008-01-31

    下雪了

    下雪了,下大雪了,铁路停摆了,过年泡汤了,老百姓怒了,事态严重了,总理出来了...

    坐在上班的公车上,透过挂着水珠的侧窗,呆呆的望着沿途再熟悉不过的景物,一切都只不过是老样子,可是披上了白色的马甲,又变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,到底这细微的差别在哪儿,却怎么也理不出头绪来了,ipod里一个女孩轻慢的唱着,part time boyfirend, full time friend...刚下载的Juno的OST,懒懒的女声,透着纯粹的理想主义,一切都别的有些模糊。
    ...